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夜风吹着窗前桂树,总觉像下雨。然而推开窗,依然星月皎洁,有薄薄白云飞快从圆月里穿行。
明月白露,光阴往来。
from
对门同事一见我立刻拿来一小盒湄潭翠芽:“泡上茶了没?没?泡这个!”欣然从命,拆一小包投入杯中。叶形、味道与竹叶青的感觉很像。汤色黄绿,通透明亮,入口鲜爽清苦,回甘迅速。整体是一种爽利高扬的滋味。
from
蓬松松,毛茸茸。 https://t.co/QHYgIShJWa
from
花一个小时烤了三只蜜红薯,满室甜香。
from
四十多年来,Web of Science标引的期刊从 8,000 种增至 20,000 种。1981年,Web of Science有614608篇研究论文和综述。1994年收录的年度论文数突破一百万,2011年突破两百万,2020年达到2622355篇。#生也有涯
from
雨洗风吹碧可怜。
from
鹅毛大雨,被狂风吹得纷纷扬扬。
from
好可爱,梦博物馆。专门收集历史记录中的梦境。https://t.co/CLi2bQ1RcU
from
右脚第二趾腹不知何时磨了个水泡,怪不得昨晚跑步时觉得不舒服。挑破,以碘伏消毒,再涂一点红霉素软膏,便没感觉了。只是纳闷这里怎会磨到。
from
今日始有凉意。蓼花零星开了,草丛里墙根下都是蟋蟀的国度。
from
《银茶匙》的译者序中提到,1950年代神户某中学的语文老师决定不用市面上任何一种课本,让学生初中三年只读一本《银茶匙》(与“成功学”“传统经典”毫无干系、几乎可以说是碌碌无为的散文式自传体作品)为教材,结果不断创下升学奇迹,这位老… https://t.co/Yoc3MAiEos
中勘助《银茶匙》中描绘养蚕那一节真是温柔静美。蚕宝宝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养蚕的孩子早晚要向她们“请安”,郑重采桑喂养。蚕眠是小姐一生的四次“禅定”,令身体清净无垢,最后自织白色帐幔“入寂”。倘若她有机会华丽变身,便在光彩夺目的夏天世界中为短暂新生喜悦而颤抖。
这些年,陆续换掉了一不小心就发霉的竹制和木制筷子,舍弃了一不小心就长蘑菇的藤椅、藤筐、草编盒子。今天收拾东西,拿起一枚细竹篾编的杯垫擦拭,下面飞快跑出两只小黑虫……
这个月准许了手机的运动功能,每次夜跑都记一下,一个月刚好跑了100公里。
红花石蒜盛开的时候。有个朋友每次碰到都问我一遍,总也记不住名字,无论我说叫“彼岸花”还是“石蒜花”。这次我说本地人俗称“蟑螂花”,对方大乐,说从此没齿难忘,不过怎么顿时觉得花没那么漂亮了呢。
夏天快过去了,对面那户人家的渔网还没理完。
窗外忽然响雷成阵,如天空炸裂,窗框震得嗡嗡作响。这要是蛇精花魅肯定就现原形了吧。
暮蝉叫得如黄钟大吕。
把洗窗帘当一件正事做。无论卸窗帘还是挂窗帘我都很喜欢。两片纱帘一起洗,两片遮光帘分别洗,脱水后立刻挂上,原地晾干。
给餐桌上的吊灯换了一个16瓦LED球泡,哇,亮如白昼。后悔没早换。留恋什么温馨效果,够亮最实用。
菱多伤刃。为了砍菱角,菜刀的刀刃好像受损了。
今晚散步时忽然闻到一缕桂花香。而前天在湖边仰见一群大雁从云底经过。都有种猝不及防的感觉。#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才出伏,昨夜电闪雷鸣大作,整个夏天所未有。
前天早上,小青忽然拉稀,精神萎靡,也不肯吃东西。从药箱里翻出一盒诺佛沙星,按成年人(50kg)一次4粒的剂量,换算一下,虎皮鹦鹉(约50g)一次给药只有一粒胶囊的250分之一。拆了粒胶囊,捏一点点药粉兑了水喂给小青。昨天又喂了一次… https://t.co/IMOTUB7gi6
忽然念及绿豆粥,翻身下床去厨房,借窗外微光,抓一把绿豆泡上。此时闻到暗香浮动,啊,茉莉花又开了。寻至阳台,夜色里不知花藏于何处。夜雨已止,只听外面虫声如织。
黯淡阴雨天的傍晚,这两朵小黄花真不负“照波”之名。 已经是第二次开花了。主人终于良心发现,给它施了点磷酸二氢钾。 https://t.co/fKk3BBQA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