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Dimorphos 没有做错任何事,沿着既定轨道默默行进很多年,突然天降灾难,为了一个完全与它无关的目的。太像普通人的命运了。
一只名叫芥末的公猫走失了。主人把他的照片贴遍整个小区求线索。来来往往总是看到,不由也挂一份念,几天了,也不知找到没。
from
今夜颇有凉宵如水、银床冰簟的感觉。
from
开门走进办公室,在其他人到来之前,独享一室桂花香。
from
听说我校十一不放假。
from
我偏爱混乱的地狱胜过秩序井然的地狱。——辛波斯卡
from
收到读库的发货短信时,我已经拆开包裹拿到了书。所谓近水楼台。
from
无风,几片榉叶款款而落。一小片石蒜花毯绕楼东南。蓼花渐渐开了。有风了,办公室南窗下几株早桂,甜香阵阵送上来。
from
今天闻到桂花香。
from
拆一罐茉莉白毫,好久没喝香片了。琥珀色茶汤柔和又明亮,亲切的香,甘醇的甜,晴朗的金秋。
from
满地皆是被风撕碎打落的飞枝残叶。一段小树般粗壮茂密的香樟断枝横在路上。小蓝车小黄车们趴了一地。如断臂求生的战场残骸般。
from
海上陆公子的新书出版了。 https://t.co/S1F0ehLVVQ
from
台风到来之时,莫名就有《彗星来的那一夜》那种脱离日常叙事线、孤悬生活外的感觉。
from
岂有禁垣人不到,顺风俯仰逆风翻。——当代 · 幻庐:宫堤藕花 其五
from
梦入何乡?神游何处? https://t.co/USstZFYOka
可怜身是眼中人。
空气清澈,在璀璨的木星和温柔的土星之间,今晚的月亮已足够光彩夺目。
大约女王生前已是“举世无谈者”了吧。这样的高寿,这样的地位,这样的经历。
淡蓝天空,纱状卷云。要不是好天气给人安慰,何以将息。
下山的路上,一代代人走着走着 就消逝在暮霭里。 ——飞廉
世味秋荼苦,人间直道穷。
苏州吴中新发现一处新石器至明清时期的大型遗址——塘北遗址,面积约20万平方米,最厚处2米,地层可分10层,跨明清、汉、春秋、马桥、良渚、崧泽6个时期。目前出土了大量器物和8座墓葬,主要是崧泽至春秋时期,亮点是其中丰富的马桥文化堆积… https://t.co/eb6VbCHo6a
帝都推友去看啊。刷到很多现场图,很震撼。 https://t.co/J4PSkbPGyH
“彼岸”在日本是佛教节日的名字,有春彼岸和秋彼岸,分别是春分、秋分及其前后各3天。石蒜花盛开在秋彼岸附近,预示秋天的到来。明天是白露,距离今年的秋分还有半个多月。
萝藦藤与鸡矢藤。 https://t.co/cOnb97Ncqd
九月了。往年这个时候已经盛开的石蒜花今年还没动静。路上零星飘落的有朴树的叶子,枫杨的叶子,风铃木的叶子。海棠和樱花的青果子凉凉的,草叶上有露珠。
下了一晚不在天气预报上的雨。早上雨丝拂面,具体而微的凉意。
据说要了解欧洲,最好从维也纳开始;要了解欧洲艺术,最好从Albertina开始。维也纳的Albertina博物馆已将其百万馆藏中的26万件数字化藏品公之于众,最近该馆将其中大部分图片放到了公有域,允许所有人自由使用,包括绘画、版画… https://t.co/kUU8YJR9PK
夜有流云,25度的晚风。虫鸣如雨。人生能得几番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