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之前有人将潮流一代称为“数字原住民”,中间勉力跟上的是“数字移民”,老一辈瞠乎后矣的是“数字难民”。现在看到武汉的数字原住民和数字移民们用尽信息手段才能抢到菜吃饱饭的事,实在不能设想那些数字难民是何等处境。
没有人能够自称苦难的大师。 没有人能够从苦难中获得真理 并把它传授给他人。即使他 死在集中营,又从那里活了下来。 不存在向他的苦难取经这样的命题。 因为当恐惧统辖我们全身的神经, 当绝望疯狂地朝我们扫射, 我们发现,所有他活着时避… https://t.co/pTDYzME3is
小青不慎洗了个澡,湿透,被捉住强行吹干羽毛,惊魂未定。 https://t.co/Z2WoeowuHc
from
斜阳中的小锯齿。 https://t.co/bUJwLQz0Aa
from
观摩别人用腾讯会议课程直播,130人在线,卡得厉害,声音图像皆无,闪退。
from
以前做菜调味时,会蘸一下料汁,舔舔手指尝味。这段时间算彻底改掉了这个习惯。
from
原有的情绪系统和智识结构无法处理这件事:不是非洲,不是叙利亚,距我仅4小时高铁之外,这个国家的腹地,与我一样的普通人,成批地在绝望中死去。——这些天如坠黑井的心理状态大约就源于此吧。
from
雪不如新,人不如故。
from
雨夹雪渐渐变成了湿雪。“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雪。
from
花草群在讨论这轮降温花草防冻,说白兰花三角梅往往都是春天冻死的,要当心。兰花娇气必须入室,瑞香不必。多肉搬进来生蚧壳虫,怎么办?搬一半留一半,风险分散。
from
气温下降很快,厨房窗玻璃眼看着一层水雾。想到湖北的暴雪,心情灰暗之极。
from
跟小草作战, 却向荆棘投降—— 这是最时髦的英雄。 ——阿多尼斯
from
“但我心,找不到比你好。” https://t.co/iCdoafwv4C
from
一不小心,把一盘焦糖核桃仁给烤糊了😑
from
在这个要命的时间节点上,恰好不在武汉。——感觉光这一件事就清空了三五年的运气槽吧。
from
Old Book Illustrations,收录了千余幅19-20世纪书籍插图(所谓插图本的黄金时代),高清,每一幅都有详细标引、tag,可按画家、主题、书名、来源、年代、出版方甚至风格等搜索或浏览。网站专注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及… https://t.co/Hg2r2VH9BZ
from
有了网络以后,有点难以想象以前所谓“民怨沸腾”是怎么个沸腾法。
from
窗外天气一路变差变暗。这两天夜里难得这样月朗星明,照着万家寂寥,推窗略望一望也觉肝胆皆寒。变了天也罢了,毕竟“中天月色好谁看”。
from
“清库存”
from
看了新版《小妇人》。罗南的乔的确细腻,敏锐,有灵性,可惜与我想象中的乔有些偏差。倒更喜欢佛罗伦斯·珀的艾米,非常有层次感的表演。 https://t.co/L9jkKVgrCW
from
即便生而为鸟,飞翔也需要练习。 https://t.co/JYCWMozt5j
from
一片新会陈皮,一粒冰糖,一只梨,慢火一小时。 https://t.co/B8uuAj3DKG
from
四天前订的菜蔬取到了,但完全没兴致好好烧饭。
from
我们为了理解所发生的事,就必须站在牺牲者一边,而不是幸存者或旁观者一边。——布罗茨基《悲伤与理智》
from
去年秋天挖回来的愉悦蓼,一直开过整个冬季,只是渐渐从浅粉开成淡绿。 https://t.co/tLRg8hcH1A
from
臣窃惟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 曰安且治者,非愚则谀。 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本末舛逆,首尾衡决,国制抢攘,非甚有纪,胡可谓治! ——贾谊《治安策》
from
我家鹦鹉的口粮是自己拼配的:五色黍子一大半,两个牌子的复合鸟粮混掺占一小半,另加燕麦米一把,摇匀。小吃是捣碎的保健红土沙和蛋黄粉。蔬菜是大青菜、生菜或白菜叶,一两天一次,当然还包括他们自己偷吃吊竹梅常春藤玉叶绿萝等盆栽。偶尔也喂些苹果,有的吃有的不肯。
from
“我花了俩口罩才回到家。” “光排队就花了一个口罩……” 感觉可以入语文试卷。
from
蒸几个紫薯仔,煮一小锅五香花生米,晚饭or宵夜。
from
带好良民证,领了出门证,出去办点事。阳光完整地铺在空旷街道上。大好城市,处处寂寥。骑车奔波的不是快递就是外卖骑手。 怎么也是出来一趟,想买束花,未果,便买了块小蛋糕。——远方的战争,原谅我带蛋糕回家。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