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今天下午从相门经娄门、齐门走到平门,看到了一只黄眉柳莺,很多大山雀,好几只北红尾鸲,好几只白鹭,和一只疑似小䴙䴘。
看见结香就想给它打个结。 https://t.co/qwGSVJikUy
先是,老二,三三,小八共用一笼。三三渐与小八相善,老二惨遭排挤,与三三斗,屡败,久之,抑郁憔悴。主人怜之,令别居一小笼独饲之。经一月,羽毛渐丰,精神如初。试放归原笼,仍不能共处,动辄二鸟相争,作殊死状。 主人正在发愁:春节期间总不能拎三只鸟笼去别人家寄存吧。。。
终于冷得有个冬天样儿了。
为了安排好鹦鹉的寄存问题费了些功夫,再刷12306,腊月二十九的票几乎没了。幸好上海出发的还有不少余票。
雨夜,一碗热腾腾菜饭。 https://t.co/mr3lCxQjJ3
有读者咨询一个问题,我回复“请致电65******。” 过了一会儿,该读者又留言说:“怎么回事,我没搜到这个微信号。这是QQ号吗?”
厌世情绪之来,是有迹可循的。就是仗着这点笃定而放纵。
冷雨连绵。非常疲倦。
天冷,把马尾放下来。
一进办公室,就有同事抱着一个茶叶罐子笑嘻嘻跟过来,说新买的顶谷大方,据说品质极佳,立等着催我赶紧泡一杯尝尝。
明日故人来。
江南意义上的木落霜清。 https://t.co/ffqvEY2kbZ
吃了抗过敏药昏昏欲睡,中午去跳了一个小时肚皮舞,立刻精神了。老师解释说新在学的这支舞是描绘一个少女初恋心事的,跳的时候要尽量表达出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啊请原谅只有一颗老鹿的心……
过敏,半边脸肿了,下巴上有细小而密的疹子,眼皮痒极。问题是,经过地毯式回忆,完全无法锁定过敏源。我,一个活在白名单里的人。一直觉得,是过敏性体质让我变成现在这样忍耐,自律,淡漠。
梅酒,梅子露要青梅,七成就行 梅酱九成黄梅,时间不一样 桂花采七成开的,千万别采隔夜开足的 纯净水冲洗,沥干 高温短时加冰糖隔水蒸,半凉加蜜封瓶 一年后色香依旧 苹果酱就是切丁麻烦 5只苹果,2粒柠檬 还有一丢丢玫瑰盐,熬吧 —… https://t.co/CnKlWA8KIY
元人《冬鸦秃木图》(MET藏)。有种很现代的感觉。 https://t.co/N3koT2zAGf
今天来得早,到办公室很久后才听到8点的钟声。独享了一块完整的明亮安静。
一轮银白满月在透光云层之上,所到之处,将那一小团云染得墨分五彩般。
瓜实蝇好像今年大爆发,不知何故?我的茶杯里已阵亡过好几只……
“昨风起西北,万艘皆乘便。今风转而东,我舟十五纤。”——米芾《吴江舟中詩卷》 https://t.co/SxLVguNyQL
“泬寥明月夜,淡泊早秋天”。这幅宋理宗的字真叫人喜欢。 @ClevelandArt. https://t.co/3uqWbPn5PJ
来自壳斗科的快乐,是松鼠的快乐。 https://t.co/hw3AJIN8xY
四海尚宁,识者知其将乱, 我弃官东归,隐居山阴。 今夜,大雪惊醒了我, 惊醒了江南两百年的孤独。 开室饮酒,月色清朗, 四望皎然,吟咏着左思的 《招隐》诗,忧伤彷徨。 我短暂的一生,纵情声色, 放诞不羁,毫无意义。 ——飞廉:王徽之夜饮
一只大喜鹊在对面屋脊上散步。两只白头鹎在窗外线缆上歇脚。淡淡暖金色斜阳抹在窗框上。然后听到半点的钟声。
查恶意软件/插件及清除方法还是上 MalwareTips 论坛比较安心。——或者只是因为我恋旧?https://t.co/OpMqVKBzOF
冷漠是无力感的另一副面孔。
不能自立门户,就只好寄人篱下。 https://t.co/kWoercCczD
小青肚皮上的毛还没长回去。 https://t.co/6Fk6xuOF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