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夜有流云,25度的晚风。虫鸣如雨。人生能得几番清凉。
岁月易销都作债,江山信美却成囚。——胡文辉《感事》
翻看范宽《溪山行旅图》、李成《读碑窠石图》、巨然《层岩丛树图》、李唐《万壑松风图》这些横亘在画史上的宋人山水,偶然冒出个不恰当的联想:这些画家该不会都是古老的“巨大沉默物体”(BDO)爱好者吧。这么一想就立刻觉得好亲切。
今天才意识到,原来台湾的“磨课师”指的是MOOC。这个译名有种以勤补拙的感觉。
总不能真的放任自己沉入井底,每天还是勉强浮出水面透个气。
大操场上的草坪新割过,碎草晒了一天已干透,有些被风吹到跑道上。这种热烘烘的植物茎秆气味一下把我带回童年麦收时节。热得通红的脸颊,田埂,烈日,割手的麦芒,割脚的拉拉藤,蚊虫,蚂蚱,煮毛豆,煮玉米,独轮车。
从福建漳州网购一箱芙蓉李,附赠一包蘸水——辣椒盐。 好的。
热烘烘的日落。 https://t.co/qUINBuTGIG
早上给盆栽浇水时忍不住迟疑,这种炭烤高温,一盆绿植+水,会不会“熟”了……
今天蹭听一个在线研讨会,有位来自故宫博物院的老师详细讲了故宫数字典藏始末。这下几个库的关系就理清了:故宫博物院藏品总目 https://t.co/OCePCNz30N(2021年发布新版,共1863404件藏品,最全目录,有图片标记的链接到数字文物库)>
皇废基的叶楚伧故居和谁家一架凌霄花。元末张士诚曾设王宫在此。 https://t.co/Ca3ECjEMW0
被吵醒。连续不断的电瓶车报警声。似乎是两辆车,此起彼伏,你呼我应,往复对答,于是成了死循环。不远处的声控灯也一再被唤醒,亮了灭灭了亮,透过床帘,像夜空缓缓闪烁。
看天气预报,接下来一周每天最高气温三个39度四个40度,炉火已烧得通红。。。
连着看了“那多手记”的《亡者永生》和《荒墟归人》两部,后者比前者好些。的确是承袭卫斯理风格的软科幻,连卫斯理的第一人称自恋也复刻了。叙事有点芜杂,不够干净简练,情节推进算得上扣人心弦,脑洞方面有一些新意(虽然不多)。《荒墟归人》的行文有一种涟漪感,与主题编织呼应,只节奏略拖沓。
在清朗或明丽的风日下晾晒的浅色织物,这样的画面总让我无法抗拒。 记得中学时读巴尔德斯的《玛尔塔与玛丽娅》,其中有一段:玛尔塔在晒台一边晾晒各种颜色的织物,一边小心隐藏自己对姐姐未婚夫的暗恋,明亮的风里织物的影子都艳丽如梦。 这样家常又世俗的场景被作者写得令人一见难忘。
跑完步上楼前习惯动作:抓住发梢像拧毛巾那样用力一拧,把汗水纷纷挤落。
很多人引用冈仓天心《仁者之饮》中引用的萨谬尔·约翰逊对自己的描述“一个根深蒂固的无耻茶客,20年来只靠这种奇妙植物的浆液佐餐而食;以茶消磨黄昏,以茶慰藉长夜,以茶迎接黎明。” 查了一下原始出处:Review of A Journa… https://t.co/Mb2VQwjHy1
一早起来发现家里路由器坏了。华硕AC66U,电源开关失灵——松开按钮就断电。这只路由往常有瞬间断流的毛病(似乎是此列通病?),终于坏了,这回要换个简单稳定的。依稀记得某群里推荐过华为AX3 pro,立刻下单一只白色的,下午送到,现… https://t.co/h5QBrWkUxc
除了三三、小七、十二少、十三妹,别的小家伙已经分不太清了。 https://t.co/xEltnmXYrY
暮色沧浪亭。很少从这个角度看沧浪亭。 https://t.co/tT4PUWSJeB
from
调了碗凉拌汁,依次拌了菠菜、凉粉、豆角,各自封好放冰箱;油酥花生米晾凉放保鲜盒;炒好的雪菜毛豆也放保鲜盒进冰箱;一碗鸡蛋酱也同上。之后两天一早一晚无论吃粥吃面皆可不必烧菜了。
from
行刑者砍掉殉道者圣奥尔本的头颅,他自己的眼珠也应声掉落,被他颤抖地握在手里。这是圣三一学院最近发布的数字化中世纪写本The Book of St Albans中的一幅插图。https://t.co/Y18JX0e4va https://t.co/9gsCFZ2rfX
from
“忽左忽右”最近一期“午后偏见”,郑世亮和鲈鱼脍一起聊倪匡,感觉戛然而止,很突兀就结束了。照那个节奏至少得聊俩小时吧。
from
也就半个多月没用这台电脑,从chrome到若干常用网站,挨个要求我重新登录,然后叮叮叮收到一堆“检测到***登录请确认是否本人”的提醒。感觉自己像在安抚一群刚开学的小朋友。
from
静夜,无人公园,忽然蝉鸣大作,虫鸣也大作,直如黄钟大吕,震耳嗡嗡。
from
涼しさや 扇て まねく 千両雨 ——小林一茶 凉啊 一扇挥来 千两雨
from
劫余之果。最大的也才樱桃那么大。 https://t.co/DMJLhyiRm9
from
正在翻看的一部翻译小说,开头没几页人物对话中轻描淡写地提到了渡渡鸟。这是一个发生在现代的故事。我猜如果不是作者故意表现说话者对鸟类一无所知,就是译者翻错了。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