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从身边统计学来看,的确没一例无症状出现。
《木心上海往事》的编辑你是不是在搞笑?这些句子出自福楼拜?还被木心当警句背得滚瓜烂熟?而且“白色的水泥道貌岸然”是什么鬼😂 https://t.co/dgFpGCI1yW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唐人的诗句,在北宋的画意里。
生鲜配送迟迟不来;快递和外卖运力短缺肉眼可见。街巷因行人寥落显得天空开阔。小区里出现了健康服务亭。黄昏短促,暮色很急,往年是排队买冬酿酒的时候。
从福建买的漳州水仙球路上卡了几日后今天到了。来自新疆的雪莲辣椒丝还在某个风雪交加的驿站裹足不前。
不要踩我门口的雪。不要扫我庭前的落叶。
冬天很容易割伤手。大概寒冷空气里皮肤较脆且迟钝,又不知怎么常常会触碰尖锐的角或边缘,于是手背手指上小伤口不断。
爬山虎的叶子掉光后,留下满墙的小脚丫。
清浅暮色里一群发光的云,足以唤起清平之理性。
今夜格外晴朗,肉眼看到两颗流星。今年的运气大概就这么用完了吧。
前天:某些校区出现病例; 昨天:本校区某些学院出现病例; 今天:隔壁办公室同事中招。
学生“应返尽返”了,闲置一园秋色。 https://t.co/zCWttj28h5
都在等第二只靴子落下来。
收到一条卖家短信:“很抱歉通知您,由于工厂出现阳性感染,您的订单无法生产”……好的。
冬日的晴天,阳光曲折照进低楼层窗内,蓬荜生辉。
北窗外的大桑树叶子几乎掉光了,南窗外的桂树依然郁郁青青。连日阴雨,处处苔藓,衣物全靠烘干。 今天把文竹、牵牛、蓝雪花、月季、吊竹梅全部大修剪。牵牛藤和文竹枝缠在一起,只能拉秧般齐根剪下,捆了一捆,收获很多牵牛花种子。
光阴休叹皆虚度,只抵相思一日长!(《诗经》“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胡文辉:三年
古今多少事,细思蠢极。
据JustPod《2022中文播客新观察》,截至今年 8 月,中文播客数量已突破2.5万档,本年度中文播客受众数量预计达1.02 亿。 https://t.co/sAsQS0ydY3
今年的银杏季殊为草草。 https://t.co/6PMeBzBqko
草地上结了一层薄霜,日光照到的地方似蛋糕上的糖粉。履霜坚冰至。往往霜比雪更让人觉得寒冷。
冷知识:蟹爪兰对光照极为敏感。不能频繁挪动位置。光照时间(包括灯光,哪怕微弱灯光)太长会造成开花缓慢,所以不要带它熬夜。
from
一个大雪纷飞的早上。
from
大风吹断了我勉力支撑的雨伞,雨点子噼里啪啦砸到脸上来。有个骑电瓶车的人顶风驰过,不料头盔一下被刮飞了,滚出去好远,有种瞬间身首异处的惊悚感。
from
每次你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悲观了结果发现其实还是太乐观了。
from
一面崇拜传统的灰烬,一面熄灭时代的薪火。
from
想起月初的时候也注册了一个Mastodon账号,然后就没管她了…… https://t.co/kGEJZFwiWR
from
午后天晴,一切都在发光。树树皆秋色,尤爱乌桕、榉木、无患子。银杏枝桠间的天空最蓝。无处可逃的人间。
from
岁月忽已晚。 https://t.co/TDbuYHrMaa
from
昨天去看牙,大夫挨个查了一遍,结果我以为可能有问题的牙都没问题,不过他建议拔掉智齿。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