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lau ubin归来,继续解锁,白腰鹊鸲,冠斑犀鸟,亚洲辉椋鸟,花腹绿啄木鸟,大卷尾。可惜的是这地方非常之远,时间没放够,很多想走的路径没走。因为涨潮没看着湿地全貌。来自北方的访客如我,单单是看到犀鸟便满足矣,它们在高树上跳来跳去搞出好大动静,抬头一看还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from
神奇啊,竟然能把中式家庭drama和虚无主义这些西方才有的哲学概念结合得如此巧妙,厉害厉害。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之外的偶发事件,我一贯阐释之为“诗意”与“人性”的内核。没想到这个点子竟然被用来当作宇… https://t.co/ov6OFfi6kc
from
在空旷的地下甬道里一位盲人拿着杆子有节奏地敲击路面往前大步走着,在暗夜里敲出有节奏的回响。几乎是一瞬间的念头 “自由,爱情,白日梦,这些竹竿敲击着路面——”
from
我外公长得真的很像Christopher Walken… 他年轻一点时长得很像王志文。
from
今日视觉/听觉解锁黑枕黄鹂、白眉黄臀鹎、红原鸡、班头绿拟啄木鸟、乌鸫、噪鹃、班姬地鸠、某种缝夜莺?... 太有趣太有趣了呀。
from
拥抱,周五!
from
4-6月(春山)的登山事故可真是多,单就长野为例,每年春山的总登山事故约为7、8月(夏山)的一半之多。考虑到很多山小屋在四月底甚至五月份才开,春山的总人次应该远远小于夏山的一半,这个事故率还是比较高了。这段时间很多地方都有积雪,装备不足或者经验不足低估路线难度,很容易出事。
关于同一题材奥登的创作, “他们从不忘记: 即使悲惨的殉道也终归会完结 在一个角落,乱糟糟的地方, 在那里狗继续过着狗的生涯,而迫害者的马 把无知的臀部在树上摩擦。” https://t.co/pt3IVOy1AG
由新京报书评周刊的威廉卡洛斯威廉斯专题,想到勃鲁盖尔伊卡洛斯的陷落。 near the edge of the sea concerned with itself sweating in the sun that… https://t.co/P0st6blNsf
“登高叹” —— 你可以说这部电影拍的是中国,也可以说她拍的是美国,亦可以是资本生态下世界的众生相,总之,陷落的人类世界。 https://t.co/o3eomdxrFp
从未用过窄于35mm的镜头,换了一个50mm,感觉好像换了一副眼睛!!
邻居要办音乐会,弹勃拉姆斯,两年半没有社交活动的我和家属如临大敌,把最好的衣服和鞋都拿出来穿了,脸洗干净,男的刮了胡子,女的穿上裙子,戴上耳环,冒着大雨跋涉到地点,发现根本没有音乐会。回来一看请帖,是五月底而不是四月底,哈哈哈,哈哈哈。后疫情生活~
没想到如东滩涂的生态改善得很不错的样子呢。黑脸琵鹭和各种鸻鹬。 https://t.co/K9xpDeaASj
最近因为要找攀岩搭子强迫自己进入社交模式,才意识到自己在陌生环境里有多么地被动与内向,如果新认识的人不熟悉,只有两种情况会继续深入熟悉下去 1)对方外向 2)对方也内向但是说起“攀岩”来滔滔不绝… https://t.co/bf2NZlirOp
今天做的最”有用”的事大概是,给橄榄树手工除虫,抓了大概十几只吃得绿油油肥肥胖胖的🐛,嫩叶全都吃得差不多了,疏忽了疏忽啦呀…… 现在理解了为什么儿童漫画要叫hungry caterpillar~
昨天 @randomwire 问我能不能帮他“一点毕达哥拉斯的忙”,我一惊,什么毕达哥拉斯…… 后来他描述了一下具体的问题,嗨,原来就是三角函数。
超市已经在大排长龙了,街上人来人往都是去购置食物的,我老爸还处于“今天的鱼市活鱼品相不太好,所以没买”的状态。
心痛, 心痛, 心痛。
“向市民推荐这十本好书。” 嗯?原来城市服务号还会做读书推荐?我来打开打开看看都有什么。 哎,自作多情了。 https://t.co/jjsDDgql8j
不久前刚刚重温过“鸟的迁徙”,心灵震撼超过今日的高科技镜头, for their dedication... 编导Jacques Perrin昨日去世。RIP。
日常心碎
漫山遍野漫山遍野的笋啊,被人挖走好多… …
春季帆板初战不利,15m/s的大风波天,屈辱一,到了某处浪太大死活站不起来,老师说那你就等波浪把你一点点推到岸边然后你再沿着岸边拖着帆板走回起点吧;屈辱二,折腾了两小时后,老师说,换个小帆吧;屈辱三,吃午饭时连筷子都握不动了,老师说那下午我们再换个更小的帆吧。一天折腾下来,已瘫。
“我想回家,来接我好吗,开飞机来。” 爸爸回,“好”。 想当回小孩,让大人骗一骗。#今日温暖
蜘蛛人来了,快跑! https://t.co/q2qxmd4Q8J
今天卖掉一本二手书,梁实秋《雅舍谈吃》,买的那个人,他叫——狮子丸。 好!
今春第一顿鲜笋,花重金买了两只,一只包了虾肉笋丁西葫芦馅儿馄饨,一只炖了锅红烧肉,满足。
完全没印象以前发过这贴,看来和马醉木,猪泱泱是一个路数…… https://t.co/c44V7xpcvO
今天的奇遇,中午出去吃饭,结账时厨师从厨房跑出来喊我的名字,吓死我了一瞬间我还以为我犯了什么重大错误被全市通缉…结果厨师哥哥笑眯眯说是在谷歌地图上读了我大概一年前写的评论,猜我应该是那个写评论的人。留好评还被认出来,感觉好棒啊~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