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奇遇,中午出去吃饭,结账时厨师从厨房跑出来喊我的名字,吓死我了一瞬间我还以为我犯了什么重大错误被全市通缉…结果厨师哥哥笑眯眯说是在谷歌地图上读了我大概一年前写的评论,猜我应该是那个写评论的人。留好评还被认出来,感觉好棒啊~
from
然后我想那我读书吧,随手拿起一本王安忆的小说“一把刀千个字”,翻到第二页就出现了清炒鳝糊,原来这“一把刀”说的是扬州三把刀的头一把,厨刀。末了,翻书还是逃不过。这个故事倒是好看的。
from
这几日江淮大地正是好时节,人人探春,闻春,咬春,报春,父母亲和旧友频频传来有关时令的讯息和菜肴,这里又是什么鱼上市了,前天哪里钓到了大鱼,那里又是某某时蔬下锅,勾起无限乡愁。
from
万事抵不过扎台型,台型不能塌 —— 这个猫表现得很棒,没有拉上其他受害者,演独角戏是没有关系的。 https://t.co/uK3AVHyuHR
from
看了一集老飯骨,我終於知道grator用中文怎麼說了,叫「擦子」,全稱「擦菜板」。以前我都只能說「小搓衣板」⋯⋯ 學做菜,學中文。
from
又有点辛酸又有点浪漫 https://t.co/LvUZZ0EMA2
from
「陈怀卿,岭南人也。养鸭百馀头。后于鸭栏中除粪,粪中有光烂然,试以盆水沙汰之,得金十两。乃觇所食处,于舍后山足下,土中有麸金,消得数千斤。时人莫知,卿遂巨富,仕至梧州刺史。」
from
哇哇哇哇,附近有一只林鸮!是吗?!🦉 https://t.co/L96YEBVzwV
from
路遇美貌巨石一枚,若不是另一侧刻字成碑,我还以为这是孙行者变的。 https://t.co/LiQg1VNF6q
from
我也来路跑,至春天,致妇女,节日快乐。 https://t.co/R5voJd9is1
from
绝了,“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我一直以为写的是“夜雨剪春脚” 😵‍💫
from
上一个课几位老师都是法国人,涉及到很多微积分概率论还有代数知识,几个不同老师挂在嘴边的都是“由我们高中学过的***推理可得”……🤪
from
牙医帮我检查牙龈,带着诗歌的韵律念 three two two two three… 我差点睡过去了……
from
遥远的和谐,片名一语成谶,真的只是遥远的和谐了。https://t.co/rjE45T1yh6
from
也散发一点微光,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告诉男性日本同事,请假时不用强调是因为妻子生病才“不得不请假”,也不要等到妻子生病,才请假。公司给你的假期就是给你用的,快去用,去行使你的责任吧!
from
街霸出来玩鸟抓地鼠了,还好系了铃铛,祝你一无所获! https://t.co/56tCKGb1uq
from
因为实在太好看了而且剧情也比较复杂解释不清,我俩又一起看了周日早上的重播。不知为啥,这段记忆刻在我脑里,非常深刻,后来我又看过很多次原声版,和最初的感觉又不一样了。但每次看我都会想起我和我爸一起看电影的那些夜晚。
from
尼罗河俺印象最深是1978年版米亚法罗演Jackie。上译厂配音在中央六套的佳片有约播放。这个节目是我和老爸有好几年周六晚上必定一起看的节目,那天我爸没看到全剧终就坐在沙发里睡着了,我看得津津有味。第二天早上我爸问我怎么回事, 我给他解释了剧情。
from
Kenneth Branagh 的波洛系列,口碑都已经这么差了,还有什么必要一个个拍下去吗?尼罗河这一集看了预告片,肯定还是不行。
from
帽子 @maoz 的辛酸养鸡史太精彩啦,且听下回分解啥时候才来啊,暴力催更~ 另,石棉瓦是一级致癌物,在云南还有作为建筑材料使用吗?会不会对鸡也有影响。。。 https://t.co/f9liOUgW88
from
国立新从MET借了六十几幅欧洲杰作,跨度从文艺复兴一直到十九世纪,几乎件件精品,很传统的策展方式,顺着时间将作品排列,而艺术作品会很清晰地反映欧洲宗教/政治版图和社会结构的变化。上下几百年,当之无愧的艺术珍宝。
from
层层暗网,令人窒息与绝望,太离谱了,太离谱了…
from
离枫镇大肉不太远! 😋 https://t.co/iOq57XAsyO
from
新鲜的脆豌豆酝酿了一种对春天迫不及待的精神!
from
Louis Theroux的新纪录片Forbidden America实在是太令人惊恐了,一时间还不知道该如何消化… 这位纪录片制作人的履历也是覆盖了各种各样位于统计曲线边缘的议题,内心得多强大才能把这些题目都做下来…
from
最近随线君常常学用中文字造句: 有点饱用中文怎么说——我知道——是不是说“我小饱了” 😂😂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在中国,好多人家叫家里的大小孩叫大宝,小小孩叫小宝。”——“大宝? 不是餐厅外带才叫打包吗?” 简直和星骑士@StarKnight 的女儿有一拼。
from
目击村口二猫斗殴,胖猫把瘦猫追上了树,自己太胖冲不上去只好败退在树下守着,瘦猫则困在高处,不知要僵持到什么时候。 https://t.co/cEvYwuD85c
from
海明威这个人也真是的,你夸人就夸人吧,干嘛要通过贬低另外一位作家恶言相向,当然了,也是他自己说的自己进不了托尔斯泰的第一梯队... ... https://t.co/589wwGLFwv
from
越是“调查”就越惨 😞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