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nitiumnews: 端傳媒會持續關注中國的「封控抗議潮」最新進展,因關乎重大公共利益,專題內所有文章開放 #免費閱讀,歡迎你閱讀、轉發、參與討論,也期待你成為會員,支持我們生產更多深度報導。 用你選擇的媒體,決定你看到的世界。 https://t.co/mJDBR
“西风的话” 真是泪奔啊 😭 你们可记得, 池里荷花变莲蓬? 花少不愁没颜色, 我把树叶都染红。 https://t.co/YKRtShj6Or
最烦那种明明正当壮年就要自称中年人的,说什么中年人不行啦,就靠你们年轻人了。各么,你们年轻的时候在做什么?自由又不是免费拿来的。
我也愿意双手举起一张白纸 或者空气 赢得些许喘息 Mehmet Ali Uysal Untitled, 2013 https://t.co/ADXz1esLOq
from
RT @PeterCawdron: This is the only real time travel paradox https://t.co/dWufOxxsCn
from
当了钟摆下的冤魂 就这样白白地死掉了
from
最近一段时间市面上的“富有柿”都会标记有没有种子。所以经常吃到“有种富有”和“无种富有”。😂
from
真的,扼腕痛惜。大声疾呼的人。 https://t.co/ZLilqMAI2p
from
Oh! Never came across a photo of Ansel Adams himself. For some reason, in my mind, he is a much harsh and strict ma… https://t.co/2Y8o1EPUae
from
真的是跟张老师说的一样,每天打开小鸟站点就和打开豆瓣一样,不知道还在不在…
from
这么低的气温,看啥世界杯,不看!
from
"坏血“案终于判下来了 https://t.co/XiPINKBrGz
from
打开instagram看了看,每三条就有一个suggested post,再跟着一条sponsor content,简直丧心病狂。
from
看这样子推特真的是要起火了,十四年的唯一钟爱社交网络,认识了很多很多朋友,甚至间接通过推特和狒狒才在万千世界和现在的爱人相连接。 没想到会以这样的结果收场。 @[email protected] blog https://t.co/kTaMVwuQ54
from
看到别人经历的恐惧甚至会超过自己亲自体验的恐惧。昨晚去攀岩,我和旁边一个老头同时开始往上爬,挂到第三把锁时,突然这个人发出恐惧的惊叹,然后毫秒之间就冲坠了,考虑到高度本身就很低,我惊恐地往下看,还好他掉下去最终离地还有半米多,真是太吓人了。
from
按照各种教程(送髋、罗曼诺夫等等)调整过跑姿之后简直跑得太快了,有点输出功率过大,有没有什么适合慢跑的调整方式……只想做舒适有氧…
新冠防疫重大利好消息放出来,世界媒体争相报道,可是与此同时广州和北京风声鹤唳,到底咋回事呢……
明星嘉宾上阵!航海时代听起来挺壮阔的,苦也是真的苦,哪怕是现代航海运动,也还是很苦…… 玩帆板那么久了从没想过为什么风力单位是knot,原来是个航海遗产,用做绳结来测速度来着。 https://t.co/vxUS0GOraE
攀岩的好处… 一刀下去切刀手了,怎么不疼,定睛一看,切下来一片手茧…
Howl of today - till human voices wake us, and we drown. 「 不,这些都终将被伟大的,热烈的嚎叫, 裹挟着送进烟雨苍茫的山中, 即使它们少有相干。」 no - the… https://t.co/11ryVHF44T
RT @chenchenzh: a poem found in a university library in China ♥️ "To the bookshelves that haven't lost independent thinking" via @CitizensD…
Howl of today - till human voices wake us, and we drown. 「 不,这些都中奖被伟大的,热烈的嚎叫, 裹挟着送进烟雨苍茫的山中, 即使它们少有相干。」 no - the… https://t.co/iCDUoE9DCx
对着月亮跑步,直到月亮消失。吃一顿饭,月亮又出现了,能量值和月亮同步😌
取出一双皮鞋准备拍照断舍离,拍了一会儿觉得这实在是太好看了呀,舍不得挂网上了,算了,再穿穿。
大家都在说mastoton,那么复杂的一个产品,依我看,要是推特不能用了,还不如大家都退回wordpress或者静态站点,把推当博客发。
今冬第一只北红尾鸲到达, 立冬了!
在所有人都退回山洞的年代里,翻开这一页,是震撼的。 https://t.co/caMcaZMwL8
Awesome, fantastic and possibly crazy https://t.co/YraO9amTCK
挺有意思的短片,一半的时间我在想“哎,这一群扮酷的小孩,leave that tree alone please”,一半的时间我又在想“以后他们兴许会变成canopy researcher的得力助手拯救了一片雨林”,结语很令人感动… https://t.co/0sdOnDvh0h
噩梦有三种程度,一种是醒来懊恼这一觉没睡好,一种是醒来心想“好在只是个梦”,一种是醒来想“活着真好”……
昨夜读巫鸿新书,提到木心受邀作客哈佛,见巫鸿夫人Judith,形容她“专攻蒲氏聊斋,异矣,自名九迪,韵矣”,风姿如褒曼——聊斋!一时又想起那斩首何乐弗尼的女人也叫Judith,惊出一身汗,加之这“珀涅罗珀”也来捣乱,做了一夜鬼神叱… https://t.co/H6Hl3EHt1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