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画眉经常出没,但通常那些鸟都非常谨慎,一般不会暴露在外面,常常只在树荫下的草地或者墙垛上活动。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一下来了四只雌的画眉,趴在网球场边的铁丝网上叫了好久也没走。最后散到附近的草丛里去了,难道要在此安家了吗! https://t.co/rwezlWNZj9
from
疫苗第二针的体验,身体像一坨面团被反复捶打到疼痛,然后放进烤箱烤一天一夜…
from
今天被R&M脑虫了,还是比较悲观的,整体音乐用电台司令重刷一遍会怎样。
from
今日水上漂,好多雨燕海鸟低空飞,还有很多跳鱼。简直太分心,通常看一下就扑通掉水里了。 https://t.co/aqi3FA7Sm4
连日高温,人也跟着焦躁,亦不能户外运动。今天猝不及防降温了,早上推开窗满心欢喜,每一个细胞都轻松。这种心情兴许该是属于“众神死亡的草原”上的野花。
今天下午,湘南海岸各地都发了光化学烟雾警报,通知大家不要出门运动。我的听力肯定是听不懂广播台在说啥的,好在本市网站会同步发一条rss推送,然后我可以翻译看懂。rss啊,这么古老的科技还在被府局使用,居然有一丝欣慰。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实在是太丧了。一口气读了半本,还想再读下去,但又觉得得先放一放,因为我已经猜到了下半场一定是悲剧结局,注定充满了人生的矛盾,忧伤,绝望与紧迫,必须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天读完,然后我可以出去散心的时候读完才行。局促在家里的夏日不可。
昨天借队友的6.5帆试了一下,就可能在板上待了十几秒吧就被弄翻然后再也起不来了。还是回来摇我的5.0小帆,我已经远远远远被队友抛在身后了😭 刚查了一下奥运会的女子标准帆是7.8平方米。
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大部分衣物都喜欢把tag缝在最容易令人产生不适的位置,查了一下才知道是大部分消费者保护法都要求将包含商品材质和洗涤方法的信息显示在可见的地方供消费者购买之前查询。那我还是很疑惑为什么要把tag做得如此难拆…
继续挥洒奥运热情,跑步音乐换成了2012年伦敦奥运的播放列表,在这个三十度左右的天气里跑了一个200米上升50米的坡,音乐很巧合地自动切换到了烈火战车,我脑补了,好似自己爬的也是奥利匹亚山,差点就要举起右手握火炬冲向终点线了!范吉… https://t.co/hFaIkkgDNu
在上海卫健委官网搜索关键词“入境” 出来第一条是尸体出入境管理规定,真的非常有震慑效果... https://t.co/T56BcsnmSY
奥运会剩余的热情挥洒到岩场上,今天爬得比较悠闲,采取了爬一次等心率恢复到90-100左右再继续爬的方法,控制休息间隙。两个半小时下来,我的心脏好累……
在日本经常遇到这些爱好者,专门蹲点的,以前在大岗山和都立大这几个地方都有好几个蹲点处,一般都是坡地地形,有时候有些父亲还会带着儿子蹲点,场景倒是蛮有爱的。有很多人甚至会自带板凳和爬梯抢机位。
RT @Johnny_suputama: Can’t get enough of this video of train enthusiasts losing their shit after a cyclist ruins their shot. https://t.co/n
本地新闻,江之电新车模型试行,一帮火车爱好者长枪短炮驻守准备拍照,结果半路杀出一个歪果仁,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群人拥上去把那个哥哥骂了一通… https://t.co/FBVxymchJX
RT @luismendo: Tokyo freelance artists and creators are welcome here for vaccines! Please pass it on. https://t.co/OLkCduHUPH
运动攀男决追得好紧啊!本来以为乘法的排位预估会相对简单,没想到这个排名真的不到最后一个人比完不知道排位会怎样。
@randomwire you are not alone https://t.co/XVtZi1yIG9
CBC今天换了一个更好的解说男子运动攀,决赛就是不一样!
好像是赛制的原因,运动攀岩的各个项目选手之间的差距观感要比其他运动大很多啊。
速攀的超人!我一直在想的就是,运动员们,千万要记得挂保护🙂
时间凑巧看先锋的实况,原来奥运选手也会用嘴咬绳子的!
以及,我终于知道了windsurfing对应的中文名字叫帆板。
刚刚关注了一下奥运会,发现女子帆板的冠军竟然也 是中国队的卢云秀拿了。还有苏炳添,也太励志了吧…
The year earth changed,一条很有趣的短评 “多年以后,奈良的梅花鹿站在游客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市区吃草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出发之前,@randomwire 和我一起买了一只二手的SPOT地理位置追踪器,可以向外定时发送地理位置,也可以在需要帮助时通过卫星求救。我觉得最主要的功能是让家人看到一直有位移,不会彻底失联。总之,还好没用上!
也走了一圈白马山,前半程天气太好,一路竟可以负重赶超地图标记的时间,我心中窃喜这个以前还从来没出现过,以往如果背包的话都只能和地图时间打平手。到了白马山顶开始起云,一群雨燕在头顶盘旋弄出切割风的声音,我陶醉于观鸟看花,浪费了不少本来已经挣来的额外时间。
传统上都是放波列路的吗,有点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