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是在:feedly/integration/dropbox/A4pdf https://t.co/CUaWra99dI
突然发现我所有在reeder里加星的文章全都以pdf形式存到了dropbox,且已经存了五年... 在这个转瞬即逝的年代这个feature非常好,可是我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设置的了。不是ifttt,有人有经验么~
RT @docmilanfar: Minimum Viable Product https://t.co/WaChCbf02D
这位老兄真能走啊,还记得当时他们从上海出发,现在都已经到了康定朋布西… 再走几个月就出中国了吧! https://t.co/gNY41UiQg3
from
一叶知秋,转眼就要涂保湿润肤霜了,我突然有个惊人发现,我常用的这个秋冬防干皮的脸油,和这个攀岩用来涂手的clim on bar几乎是一样的质地,一样的功能(放干,促进皮肤愈合或再生),甚至连味道都很相似。价格却是差了好几截。我要不… https://t.co/pS0grrWrYC
from
mercari上面买书,有时还能收到些很有意思的评论,我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错过好多,后来就留意看了。今天有一位买书人买了一本《玩偶与珍珠》说“之前你卖我的书陪伴我一年”,顿时觉得好开心。我这些纸疙瘩渡海而来并不便宜,甚至… https://t.co/mH86eLrhlN
from
在家预制午饭如同运动后的拉伸,做的时候嫌麻烦,第二天又感谢自己做了准备。同样,未来的环境问题会改变当下的贴现率,复杂的数学模型,理解费劲,我等凡人不能管到太远,先管好当下,和明天的午饭 😬 https://t.co/hVLwnE0kbE
from
台风天,这也行… (图片来自俱乐部instagram fareastkamakura ) https://t.co/pu3B4IEFX8
from
有个特例,东京的各大岩馆女厕都放置卫生用品的。特别贴心。
from
前几日看网上讨论高铁是否应放置卫生棉,还心想这还挺先进,毕竟新干线或者日本公厕也不是处处都放置免费供客人使用的卫生用品。结果今天我才搞明白,他们讨论的是高铁上是否应该销售卫生用品。。。
from
台风天正经事……今天学了个词叫“文体不分家”~ https://t.co/6uYF04uNCX
from
My brain must be deeply polluted by machine learning, when I see a drawing like this, I can only think of gradient… https://t.co/Uv33IKyjfi
from
终于可以算是合格的先锋belayer了,终于是个有用的人了,可以回馈社群的感觉还是很棒的。
from
今日早起去清理林道,直接被蜘蛛劝退。这还是中等体型的拦路蛛…… https://t.co/oW43dwF871
from
《上班记》何老先生叙述得很轻松,读者读起来却不轻松,读出来的荒诞掉了一地。 “满纸荒唐字,一把辛酸泪”,这许多生命,这许多时间,竟就这样“白白地死掉了”,不甘心啊,不甘心。 在序言里面文靖感叹说“人生依旧值得追求,人生必须值得追求… https://t.co/L8tbqcMPdl
from
在科学或者工程培训轨道里很难得听老师这么掏心掏肺地说话呢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akeaways from this session is that decisions are base… https://t.co/5nN7fhderV
from
Yvon Chouinard has given the company Patagonia away to Patagonia Purpose Trust. Respect. https://t.co/ZHFqE7KEIR
from
海 你没有身处其中 就会误以为它很温柔 https://t.co/CIf3wS2TIa
from
我就是那种运动起来上蹦下跳,但是一旦不在运动状态多走一步都嫌累的体质……
Reading @RobGMacfarlane ‘s Mountains of the Mind brought me a new pair of eyes while wandering in the wild. Like cl… https://t.co/Jh5xHthcik
转眼结婚已三年有余!疫情前的大派对竟成了最后一次和朋友们相会,三年了love isn't less but only stronger. 感谢文一的series no. 5!太棒了,不得不贴贴显摆一下😂… https://t.co/N9g3ZEZwk8
遥想当年还能和文一小姐 @iswenyi 相会,坐在马路牙子上坐在茶楼里胡吃海喝的日子。 https://t.co/a1kminUwKQ
中間在烏帽子岳附近也遇到一個背貨的工作人員在我前面,當時我看見他時還心想我應該很快就會追上他了。結果那天爬了大概五個小時,再也沒見過這個人… 我目测他的货要有个至少二三十公斤,而我的背负是十五公斤左右。
令人驚詫的是,這些送來的蔬菜是小屋的工作人員一人五六箱這樣背著爬上去,要爬四個多小時。司機說這些是比較重的貨品,太重不適合直升機投放。這些貨物到了山脊線上還要繼續分銷給其他的小屋,也就是說有更多人會背著去送貨。 以後在山小屋吃到帶蔬菜的拉麵,不要嫌貴。
“裏銀座”與“表銀座”縱走無事下山,遇到颱風天,下來頗費了番功夫。登山客這天沒有巴士,最後是坐給山小屋送菜的菜車下來的。山小屋給了我車的型號和到達時間就讓我下山了,沒有聯絡方式。所以我在風雨中拼命快走下降,終於按時趕到,搭上了便車回到了富山。
推特许愿有效,终于看到雷鸟(Rock ptarmigan)了,平均每十公里看到几十只,看来要能看到的要点就是——走慢点。另外还有很多红腹灰雀、星鸦、鹪鹩~ https://t.co/rnzWgr21uK
赤石山脉、穗高、飛騨这一片,好多小镇上的店铺都会在门口放一个雷鸟或者鼬鼠的招牌,好像是非常常见的野生动物,可是我怎一次都没看到过…… 只有领岩鹨和雨燕看见过好几次。还有很可爱的pika鼠兔,只在纪录片里看到过。 https://t.co/03qCVp0pkZ
今日水上漂感觉相当不错,驾帆不停往返跑,是今年唯一一次没有被大海尽情揉搓的一次… 感谢老天爷赏风。 https://t.co/PKkoQ7czKo
父母关系,真是好难,这些年天真地以为自己学了不少,遇到危机,立刻打回原形。记得周云蓬的一首诗「沒有」里有一个意向,十多年过去我却记得很清楚。哎,真想大哭一場。 「她不买衣裳 不看新闻联播 像没有一样的纯粹 她而且 没有一个怨毒的母亲 不会因爱我而遭到诅咒」
天气凉下来了,鸟叫就开始变多。盛夏温度时,果真是只有蝉鸣。最近一只画眉日日窗下悠扬婉转,大概住得不远,家属要求起名,起了个很大路的名字——小眉。
便是“臣服于地心的引力 致深的罪过”的西蒙 薇依。肃然起敬。 https://t.co/N4eTZ9lKHy
岩馆遇到那种热心教学的老师真是又虐又爽又痛… 本来我们一组人已经累得不行了,突然被半路杀出的一个老师现场教学,还要我们猜拳决定谁先爬,感觉就是那种学渣实在太渣了被老师留堂补差但是实在没力了老师你说什么我也学不进了,也还是不敢走的纠… https://t.co/hoil22uW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