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结束了新的一年真的开始了,敲打下自己,好好干活好好锻炼! https://t.co/5lQUmvvtlX
两只胡萝卜在放哨 https://t.co/H95Ahtr34b
RT @tankman2002: 耿潇男女士是当代文化圈著名的侠女,也是四川人。因为文章相交,也曾一起煮酒。她身处优渥,却多次勇敢发声。在她为许章润挺身而出,接受外媒采访后,我顿感不妙。当夜联系,委婉提议她出国游学。她一贯豪迈无畏,不愿躲避。没多久即被捕。 这件事我真正难过的,…
还真有会感觉不孤独的人类?(那还是人吗 https://t.co/iwDY2q23eL
摆脱外部危机要敢于做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 https://t.co/yfEyTtAo4P 来自 @YouTube
from
掌握了冬天通马桶的诀窍:皮老虎得先拿热水烫软。
from
有点意思的语言现象,在各种不同的方言里面都会用两个相反的字来表示“无论如何”的意思,东北说“高低”,普通话里有“左右”“横竖”,想了一下我老家的方言,貌似最接近的词是“反正”。
from
倒挂蓝钟。 https://t.co/omTAtMe8DF
from
支持 The Type @theType ,出品必属精品~ 顺手发一例手头的有趣字体。 https://t.co/YFtvuunQGa
from
买了个华为的手环,出乎意料的好用。
from
解锁雪媚娘,不难。只是无论是芒果还是奥利奥都不如榴莲的好吃。 https://t.co/Oi6Cv6oLKL
from
像拎着两只兔子耳朵,倾身往窗外晾衣杆上抻开洗好的床单。不料手一松,兔子没逮着,扑噜噜溜下去了。。。
from
也只有这个节时间节点的感觉特别分明,年前,年后,像隔着一座分水岭。
from
风险投资的意义堪比工业革命,风险投资行业的出现引发创新爆发因而推动了人类历史的进步,同时也塑造了这个时代。风险投资的演进是创始人不断解放的历史,更是年轻人不断反抗资本的历史。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创始人的解放最终走出了人类历史上最多彩的… https://t.co/TbWB6ROD19
from
HBO The Climb 追完了!虽然最后也相当于点球大赛,但是从第六集开始就几乎是毫无悬念的结尾。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带着性别偏好去看,总觉得被淘汰的女生都是很可惜,被淘汰的男选手除了某一位以外都是情有可原短板十分明显…
from
RT @selinawangtv: After three years of covid, we went deep into rural China for Lunar New Year. Here's the story of what we found & how off…
from
这个轻乳酪蛋糕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很喜欢,现在自己会做了,反而不馋了。 https://t.co/StEiDLAxmX
from
第一次学钢管舞,真的完全不行,上都上不去。
from
三體 第15集,人體計算機,有夠霸氣 https://t.co/cCxzctIQ9V
from
RT @takeaDailybreak: It's #WinningWednesday! Follow & RT by 5 p.m. EST for a chance to win a $25 Amazon gift card! 18+, U.S. only. #Sweepst
from
这两天家乡的新春花会重出江湖。高跷会,龙灯会,小车会,耍把式的,耍杂技的,轮番巡演,锣鼓家伙开道兼招徕看客,聚如火,散如星。 记得幼时最爱高跷会,高跷踩得又帅扮相又俊美的表演者,往往得到整条胡同孩子们的追捧。我们最爱一个扮许仙的,一袭白袍,衔花下腰时,满街喝彩。
from
终于吃完了春节假期家里的每一顿正餐,明天赶飞机,我要重温下饿的感觉。
from
结冰的河面上,尚有一些涓涓细流,以及小水洼。成群的斑嘴鸭,数只绿头鸭,和两三只青脚鹬,都在这些寒水中觅食,间或于冰面上步行。在河边看得稍久些,手脚就冻木了,灿烂寒冷的阳光照着脸颊耳朵,只觉得痛。
from
秋冬天脸上常有一些小丘疹这里那里冒出来,往往被我归咎为天气干燥所致。然而回到更为干燥寒冷粗粝的家乡,没过两天,这些小丘疹神奇地全消失了。 离家这么久,家乡都已面目全非,身体依然记得与这方水土最亲。
from
窗外的风声如鹤唳,如鬼哭。令人忆起很多个寒夜,都在风里割得细碎难收,闪烁而陨落。
from
我们小区的小翠——鱼太大,吃不着,飞走了。 https://t.co/qRbC1Xjdwt
from
在Vimeo上翻动画看,翻到一个Animade工作室疫情初期做的一个好玩的,这个时间看有点感慨,怕是再过几年很多人看这个动画都得用力想想为啥... https://t.co/9dDETr7vkZ
from
在零下十度的凛冽暮色中。 https://t.co/3wlMuD6uNi
from
一早起来城外的群山都看不见了,半为烟花,半为供暖吧。阳光透过雾霾洒向小镇的重重屋瓦和幢幢新楼,阴影显得颇有份量的样子。 昨天理发店老板娘说,虽说解封了,大家过年的心气儿好像也没恢复多少。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