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一般欧洲daylight saving time过去之后,我的生活质量就开始下降——六点可以下班的几率下降了。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