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一口气刷了15集《如果国宝会说话》。
晚风里夏蝉的鸣叫,和斑鸠咕咕,是高低两个声部。
真·查水表的师傅说我家水表黑屏且对IC卡无反应,需要换新;入户阀门也锈蚀了,需换新。但橱柜板阻挡,难以操作,需切掉部分后再约换表。于是我联系物业,师傅上门看过,说后天来帮我切橱柜。所以这几天我就处在随时可能突然停水的阴影中(无法得… https://t.co/9koamt10oX
晚上煮了陈皮黑糖红豆汤。新会陈皮的香气非常好闻。
from
一对老夫老妻。 https://t.co/eszvVapSag
from
今天同事转了个因瞬时降雨量太大整个被淹的底楼小花园的视频给我,“是谁想住带院子的底楼来着?”
from
又是一个大雨周一。窗外晦暗,室内阴翳,把光线逼得只在屏幕周围一团亮。
from
“我怀念鲁迅,有我对自己的厌恶,常有一种苟活幸存的耻辱。日常生活的尘埃,每天都在有效地覆盖着耻辱,越积越厚,足以使你遗忘它们的存在。只有读到鲁迅,才会想到文字的基本功能是挽救一个民族的记忆,才能多少医治一点自己的耻辱遗忘症,才迫使自己贴着地面步行,不敢在云端舞蹈。”——朱学勤
from
今天乘地铁时,有一段出现刺耳的摩擦声。我想到万一发生不测,第一个念头是我家鹦鹉岂不是要饿死在空屋里了。
from
搜了一下,真的有卖避蚊胺原液的,浓度98%以上,可以买回自己兑酒精配*无香*驱蚊液。——市售驱蚊液不知为何都要加刺鼻香味?
from
苏式绿豆汤/红豆汤,是非常实在的甜品。煮好的蜜红豆或绿豆,加青丝玫瑰、冬瓜糖、一颗大蜜枣、葡萄干、芸豆等,再添大一勺糯米饭,最后沃以足量冰镇薄荷水,透心凉。豆子和糯米都不追求软烂,而是颗粒分明,紧实弹牙,口感丰富。一碗下午就饱了。 https://t.co/UqL3NwArv2
from
听雨眠清夜,抛书梦故人。
from
小十二也是大眼睛。 https://t.co/JReYvrlAdI
from
我说想换个有小院子的底楼多种些花草,求打醒。本地同事立刻扳着手指数:潮湿,霉菌,蛇,鼠,白蚁,蟑螂,螨虫,木头变形,桌腿开裂,瓷砖返潮,下水道异味,被子发霉,地板长毛……不多,也就够每天怀疑人生一百遍吧。
from
有时几乎可以呼吸到放弃后那种海阔天空会有多甜美,但是。
from
据统计,自“6月9日入梅,截至6月27日,苏城19天的日照总时数共计22.9小时”。几时出梅尚未知。
from
有毒。大青褶伞,雨后一下窜到巴掌大。 https://t.co/9EwnYsmVLX
from
百年苔气绿,人迹似未经。(易顺鼎) https://t.co/OKqxgNrJAt
from
虽然只是在页面上点几下,然后结算,实际上完成的是:预设明天食谱—计算冰箱已有食材—看看有什么新鲜时令菜可据以调整预设—选好搭配的新食材—补足葱姜蒜等小料。#订菜
from
北方的朋友特意打电话来问:看网上发的苏州乌云密布的照片,好可怕,没事吧? 我:天天雨,有时一天乌云密布好几回,也不知你看到的是哪回……
from
“他们要跑到车下、木屋下去躲雨,你可以躲在云下。”——梭罗
from
跋山涉水赶到办公室时,雨几乎停了,天亮,鸟鸣。“你不知我经历了怎样的大雨而来”。
from
“别让你的鹦鹉输在起飞线上” https://t.co/ld4gJUaCEl
from
处处滴水,新雨或残滴。这个水盈盈的季节,总是似溢未溢的状态,弹指一触即落雨满城。
from
小青肚皮上的毛还没恢复。 https://t.co/d7LvD5G93N
from
越来越讨厌折腰,东西能放在高处就不放在低处。
from
我等普通人的存在,大概只是作为基数和背景,好让那些不世出的耀眼天才从中产生,如彗星划破长夜。——有时不免这样想啊。
from
看招生简章,法医学专业要求男生不低于一米七,女生不低于一米六,不禁疑惑:法医学为何有这样严的身高要求?难道要背尸体? 同事笑喷:这个专业的就业面向公检法司,是考公务员要求啦。
端午猫。端午花。 https://t.co/HVLkxPXTIJ
MathDeck: https://t.co/nkNbksuQqV Rocheste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RIT)制作,让任何人都可以在线编辑、创建、搜索复杂数学公式的智能工具。 该工具属于 M… https://t.co/CwZoPWKkFh
上班路上前面一人车筐里有一大捆碧绿的艾草菖蒲。到办公室有同事带了黄白糯米凉糕给大家分食,缀以蜜枣,蘸以玫瑰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