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在看“多识植物百科”的“关于”页面,在“多识植物百科和百度百科的不同之处”下有一条是“多识植物百科不会详细介绍和中医药有关的内容,不会为访问者提供用药指导,以免引发悲剧。” 笑。 https://t.co/lib5JPjXyy
在涂治过敏的药水。嫌棉签不趁手,拿一支洗净的毛笔,饱蘸药汁,描水墨远山般抹上去,凉凉的又快又匀。忽觉此景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是在那部小说或电影中见过类似情节。
from
在南京中山植物园消磨了一天。下雨,人少,草深林密,气象苍莽。石蒜花正盛开,研究所里还有个小型石蒜花展。 https://t.co/HG0kwaw0si
from
粉掌开着开着就成了绿掌。 https://t.co/nrOLwY9JJc
from
春季出生的四个小家伙性别已经完全显现,只有十三妹是女生,老十、十一郎、十二少都是男生。唉。
from
买了罐老福州茉莉大白毫,的确有所谓冰糖韵,没有我不喜欢的异香异气的白兰花打底,口感清澈柔和。用来做冷泡茶也很清甜。
from
这真是夏天。清孙璜人物图册之一。 https://t.co/YjJdNNiIAw
from
一夜风雨大作,醒来尤甚。
from
走出小区门口,进出的车子爭路或让路,有人抱着一大束花回来。刚下过雨,路面微湿。风吹着衣襟,满天垂下大朵乌云。
from
今天第一个台风天。窗前像播放气象图册幻灯片一样,每次抬头都已切换了一页风雨阴晴。
from
园艺是临床植物学。
from
早上洗一大棵生菜,早餐夹鸡蛋灌饼里几片,喂鹦鹉几片当零食,剩下的中午切丝拌面。生菜应瞑目矣。
from
八月挟骄阳而来。然而回看这大半年,都是暗夜行路。
听夏蝉叫黄昏,看白衣变苍狗。
米里生了米象,拿张报纸摊在阳台阴凉处,让米象慢慢爬出来。这种小生物极度耐旱,可以一辈子不用一滴水,也真是令人敬佩。
走进面馆,老板娘正和食客聊天:“……孩子考得不好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学校……”。 原以为在讲高考,后来发现是中考,老板娘似乎想送孩子去读南通的某个中考复读班,“南通的教育我还是信得过的……”。食客纷纷点头。
小区里有只纯黑流浪猫之前经常在附近活动。这两天再见到她,身后多了一群小黑猫。
早上在湖边,被一个和尚迎面打招呼:“阿弥陀佛,女施主!” 我真没反应过来。
最近几只小的特别喜欢玩啄手指游戏,每次我把指尖伸到笼边,它们立刻挨个过来啄,有时还会争抢打架。都很有分寸,不会啄疼。小青喜欢看我在垫子上拉伸,一般高踞于空调顶上,头歪来歪去跟着我转,那好奇的眼神让人忍俊不禁。
”钗横鬓乱,口是心非“。 https://t.co/Qov1QNJAKo
有现成的荞麦面,不想烧饭就调一碗凉面果腹。我的标配是:一窝面,大约与面等量的黄瓜丝,其它配菜就是冰箱里有什么就加点什么,洋葱丝水萝卜丝之类,有雪梨肯定切点雪梨丝进去;凉拌汁是调得细滑的麻酱汁+蒜醋香油汁+油泼辣子。无论调凉皮还是凉面,我都不肯加酱油。
超长梅雨季和偏低的七月气温让几株桂树误会了季节,忙忙开出满树香花来。 https://t.co/ZHpa5hyvpU
为了早晨珍贵的凉风。
时光飞逝,如一名携带紧急信息的邮差。 但那只不过是我们的比喻。 人物是杜撰的,匆忙是假装的。 传递的也不是人的讯息。 ——辛波斯卡:一粒沙看世界
“能经得住考验那还叫人性吗?” #好像什么地方不对
假如范宽生于当代,会不会以《溪山行旅图》的笔法,画拔地而起巨峰林立的高楼,楼腰烟霭迷蒙,楼底暗影中是上帝视角之下蝼蚁般都市众生。
雨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