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MathDeck: https://t.co/nkNbksuQqV Rocheste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RIT)制作,让任何人都可以在线编辑、创建、搜索复杂数学公式的智能工具。 该工具属于 M… https://t.co/CwZoPWKkFh
上班路上前面一人车筐里有一大捆碧绿的艾草菖蒲。到办公室有同事带了黄白糯米凉糕给大家分食,缀以蜜枣,蘸以玫瑰酱。
这段时间植物群里都在问各种蘑菇……
窗外大雨不止。水乡泽国啊。
积雨吴烟绿。 https://t.co/ZcRRCRTNIj
到2019年全国公共图书馆人均图书藏量依然不足1册。 https://t.co/ulLbE9PHZz
这个季节,雨会在任何时候开始下。从一缕视线的边际,从这句话的尽头。踩在青苔路上常有种不真实感,好像很多个雨天叠加在一起,每一落脚处都会泛起时光的涟漪。
好久没放小家伙们出来玩,要么“刚打过药不能放出来”,要么“有新种的花长苗不能放”,要么“等绣球花期过了再放”。今天早晨终于开笼放鸟,结果小的羽毛未丰,跌跌撞撞;大的正值换毛期飞羽也不全,歪歪扭扭。个个飞得难看。笑得我。最后大家争着落到我头上肩上来。
“在残忍的世界里找寻美,执意去自由,去拒绝任何对想象力的制约,在认清'意识'的种种风险同时,称颂它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最好的东西。”——所谓大智大勇。
这半年校园鸟类的变化,随处可感。戴胜/棕背伯劳,以前偶尔见一两只,现在每天三四只起批发。丝光椋鸟和灰椋鸟结成群,忽焉在此,忽焉在彼。二声杜鹃路过,一停就是两周。山雀们的细碎呢喃几乎成为背景。鹊鸲数量有追平白头翁的趋势。 有时在绿阴里走,四周如此空旷又丰盛,只觉受之有愧。
即便是令人愉悦的事,打破常规生活节奏,也是不免生出一丝不喜。
从京东订了几本书,倒是一本林沛理《英文玩家》先到了。
穿过绿阴的风,带来普渡众生的凉意。 https://t.co/tgJ5RPu6Vx
这个时候,没有伯劳喜鹊椋鸟的尖利或嘶哑叫声,远近绿树上都是细细碎碎柔柔的雀鸣。
绑了一天麻花辫,散开来的瞬间像换了颗头。
何处不雨,何草不绿。 https://t.co/tHwtifMFrs
压缩睡眠省下来的时间也不打算一定做什么,不过是想有些余裕。
某个时刻,我也曾在无边无际的大雨中一筹莫展。
草木森森,雨雾漫漫,的周一。像鲁迅说的“悲凉之雾,遍被华林”。
师兄把小朋友往我这儿寄存了一天,傍晚来接时带给我一篓杨梅。推脱不成,愁眉苦脸拎回家。完全消耗不掉啊。
去苏博是看仕女画展的。嫌白天又闷又晒,约了晚上。博物馆和园林延长开放真的不错。画作跨清代中期至近现代,费丹旭父子和胡锡珪占大头,两三幅改琦,也有些名不见经传的作品。我倒是对后一部分更感兴趣。不过整体风格近似,皆弱质纤纤,韶秀妍美。… https://t.co/drN9RhcwRD
这组片石山水造景的夜光影比白天看层次更丰富,虚实之间似有多少重叠世界。 https://t.co/CeRe0VJqxo
近来的烦躁终是源于很久没有真正潜入一样喜欢的事物,来来去去只在浮光掠影的浅滩。想念灭顶之深,想念无人知处凉。
为了喝杯热茶开了冷气。
大雨如瀑。某分馆漏雨,大家恐书籍设备受潮,十分焦虑。好在不是书库所在位置,说是雨势最大时把所有水桶容器都拿出来接水了。
虬髯客。绿衣女。梅雨季节就是一幅水迹淋漓青绿泼墨。 https://t.co/COFzg6noo9
脚踏式扫描仪用起来有缝纫机的感觉。
看了Emma 2020。服化道算是历次最华丽整饬的,每一帧都像建筑装饰或时尚画册内页,不容一点瑕疵。但作为奥斯丁钟爱的人间富贵花,这一版Emma大概也是最难让人感觉亲切的。总体演员的表演都太浅了点,可供摘句的段落寥寥可数(舞会那场… https://t.co/hiFnlrV3m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