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窗

图书馆员(librarian),嗜书(book-lover),嗜茶(tea-lover)。红迷,昆曲迷,简·奥斯丁迷。
红烧一锅排骨年糕,又一小锅雪菜肉丝面。给自己煮一只什锦泡面砂锅。与二客对坐,每人一锅。
太极服领下袖口都是盘扣,单手系,每次都笨手笨脚系半天,每次都想起我奶奶,惯于穿旧式盘扣襟袄的她,一路熟练地从领口系或解下去的家常姿态,永在记忆中。
能活得兴高采烈也是种天赋吧。
Edge 要求升级,说可以把我在chrome中当前的所有书签、收藏、偏好、扩展一键导入。嗯,这样不会触犯软件应用伦理什么的吗。。。
烧晚饭时不慎被铸铁锅把手烫了一下,手腕内侧烫出一只小小饺子形状。然后,洗澡时淋到热水,痛得我发出一声猫叫。
冬天乘地铁就是这样,进地铁时还是蓝天霞光相映,出来就已尽是夜色,虽然才隔了两三站,却有急景残年光阴匆迫之感。
台北故宫新近推出的8K超高解析度「国宝新视界」系列影片,包括翠玉白菜、肉形石、龙藏经、溪山行旅图、早春图、万壑松风图等六件藏品。这个清晰度远胜现场观展,播放时一定要选择8K画质,很震撼:https://t.co/qvTWeZ6vVm
今夜公路分外寂寥。天边月低低的似一瓣黄心莲舟,银紫天心一粒粒星如莲子。 正专心慢跑,忽听身后传来越贴越近的喘息声,不禁有点悚然——须知此乃冬至夜,苏州人讲究弗好出门,恐撞上什么子不语的物事——然后一个气喘吁吁的女声:“请问~~请问~哎你慢点儿~请问前面是地铁站吗~”
小十七特别乖巧安静。众中最小最轻盈。 https://t.co/qjjKqn13I4
砂锅做太多次了,得歇歇。今晚辣白菜炒饭,以嫩玉米增甜,豆角丁添绿,花生米丰富口感,最后洒韭黄一捧,兜几下立即出锅。俗话说“生葱熟蒜半生韭”,韭黄也需留点生气。辣白菜的酸辣与韭黄的辛辣层次分明,热烈喷香,不亦快哉。
秋叶的枚举修辞法:枫香,银杏,栎,枫杨,鸡爪槭,法桐。 https://t.co/I5NWpqZMln
今天乘地铁上班。地铁出口所在的巷子叫“甲辰巷”。宋代名夹城巷,后讹为“甲辰”,倒不是与什么历史事件相关。巷底有宋代古砖幢一座。是一座阁楼式砖塔,塔因巷而名甲辰巷砖塔。塔基为青石,塔身为清水砖,有人认为风格早于宋代。跻身民居窄巷,从… https://t.co/w2jfVPiG22
下午泡了杯同事的碧螺红。优点是非常香,汤色红亮,入口柔和,温文尔雅的感觉。似乎发酵程度比一般红茶要轻一些。总之是一道轻盈温柔的红茶。
蓝天下闪闪发光的叶子和小果子,会让人变回小孩子。
“走出门,想了想 返身回去 把煮冬瓜的火关了 超市隔着两条街 对于回来 我没有绝对的信心” ——刘年:买盐记
脱了外套搭在椅背上,隐隐听见“砰”一声,隔着鞋子脚趾都觉得有点麻。这团静电是积蓄了多少杀气。
天晴得像新发于硎的宝刀,仓啷啷的。
寒冷清新的空气令人甘之如饴。
昨夜大风吹得很多银杏树只剩了空枝。“昨夜西风凋碧树”,其实碧树难凋,黄叶易落。天地开阔了很多,似收拾了残棋,让出一大块中原来。
遇到一只高冷的鹩哥,对路人爱答不理,主人一出来,立刻招呼:“你好呀*总!”隔一会儿自言自语:“很久没吃肉了……”主人骂道:“放屁!昨天才给你吃过。”
大风夹着冷雨。一个疑似与风车大战了数百回合的堂吉诃德回来了。
由于国内信用卡无法直接给 Open Culture 账户捐赠,只好尝试迂回方式:注册了 Patreon 账号,成为 Open Culture 的赞助人,每月1号自动小额捐赠。
雪,往往下在别处。
又来参加太极拳比赛了😂。
夜晚回来路上,闻到今冬第一缕腊梅香。
这几周连着去了好几次新校区,居然没遇见一个好天气。新校区沿路遍植美洲红枫,已然红透,非常美艳。不过阴天之下看起来像舞台布景,怎么也无法融入灰蒙蒙暮色,有种浓烈的寂寞。
最爱看蔡小容写连环画,看她眉飞色舞如数家珍,体贴人物,流连风景,抉隐发微,无细不到,叫读者跟着她一同神魂颠倒。我都舍不得一下子看完。
这个格局,与苏州老古旧书店简直一样一样的。 https://t.co/mRJg94D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