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

iswenyi.com
水笔画个简笔的扇面,取名为,图穷匕首见? https://t.co/kzcTuuVIU5
试画了一把折扇,还挺费劲。 https://t.co/IjhXBozn2b
能这样发声真的很不错,说的也都基本赞同。但读下来整篇的说教意味还是很浓,相比较,更喜欢这篇毕业典礼演讲:https://t.co/w4Zp01RRZK https://t.co/kIpguc21OK
from
跟着某综艺节目又重新打开了一下刺猬。年少时代无限次循环过的歌是「最后一班车」。从来没有看过刺猬的现场,很好奇的是这首歌现场怎么演?谁打鼓? https://t.co/ita8WHpwlI
from
我只记得那年小学毕业,跟同桌——一个常年穿巴西队服的男生——打赌决赛谁赢,他当然支持巴西,我只好押法国,赌了十块钱。但决赛那天刚好开始放暑假了,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也没有联系方式,十块钱到现在都没要回来,二十年了。你说的舞步和美… https://t.co/ssSticPvCJ
煲仔饭。想起拍照的时候跟虾仁说我用连拍模式,回去挑一张雾气不重的保留。虾仁说,他们家拍这种照都是一个人吹气一个人拍。学习了。 https://t.co/Il5HAm68pf
一边等球一遍整理照片,随便发两张,寻味顺德里的网红猪杂粥,猪杂确实很新鲜,但粥底经@demoi 同学确认放了味精。 https://t.co/6JIFIESRMa
世界杯之夜,给各位真假球迷推荐绿联的蓝牙发射器,USB供电,可以同时连两个蓝牙耳机,实测自己的三款耳机都能顺利连上。有此神器,半夜开电视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开小声啦。
如何欢呼,跺脚,锤桌子。 - yinhm
不过雾灵山这个景区,以后是不会来了。这里唯一的亮点大概就是可以直接开车上两千多米的顶峰。除此之外,景区管理混乱,门票贵住宿贵且烂,景点品味糟糕,雷人标语随处可见,真是糟蹋了这么一片风景优美的森林。 https://t.co/62GUtnfZUO
雾灵山盘山公路晨跑 https://t.co/aN0Z6cNndo
在顺德湿哒哒黏糊糊的雨季里继续十公里晨跑。 https://t.co/31ELwRhIyk
今早雨中晨跑,细细游览了园子内部,消除了一点点昨晚午夜还在街边吃猪杂粥的罪恶感。 https://t.co/IBRM3fqhJe
顺德顺峰山晨跑。南方除了热,其它一切都太美好啦。 https://t.co/HkKu5CzkbK
路过长沙,橘子洲晨跑一发。跑完吸一碗粉,还有一顿午饭,一个人吃点啥好呢… https://t.co/OrYvhJHWtx
湖州诸老大粽子,每年回家必打点的食物!但是太不健康了,自己包过就知道肉粽做成那个质感里面融化了多少肥肉。湖州还有一种比较健康的小吃是丁莲芳千张包,我自己冰箱冷冻室常年屯货,当然最美味还是店里和绿豆粗粉一起煮的~ https://t.co/kKkxdSYGpf
RT @songma: 强烈推荐近期内来上海或浙江杭州、湖州一带旅游出差的朋友们,品尝一下本地特色的咸蛋黄肉粽子,粽子里面的肥肉不要扔,一起吃下去。
回北京,保持节奏家门口奥森继续晨跑一记。奥森遛鸟的大爷还是很可爱的,玩响鞭的就太吓人了。 https://t.co/CYGaAGGONn
小雨中韩城老城晨跑打卡 https://t.co/aUQgTYgGYx
潼关塬下黄河边晨跑,岸上亭子里,练习小号的人在吹《九儿》 https://t.co/7Dm7FpwWjj
废弃的黄河大桥上吹吹风 https://t.co/wOsNjoUJGy
黄河太阳渡渡口,20块一辆车。对岸就是昨晚住的酒店。可惜我们绕了半天开到这儿才发现的这个渡口,不… https://t.co/SikXSiCV0H
黄河边天鹅湖晨跑12公里,今天可以吃的无负罪感一些了。 https://t.co/JftEdi2n2m
没想到新入了拍鸟镜头后第一次拍得比较清楚的是这样一幕。可怜的即将沦为红嘴蓝鹊盘中餐的兔兔! https://t.co/jdnGZ4Ca9B
我在室内把葱都种死了的同时,熊猫先生已然在阳台上打开了新世界——城市森林中的荷花缸 https://t.co/khMYC0APmk
比我拍得好 - Ted GUO
图为我今天出门坐了4趟公交车刷Apple Pay的记录,是什么让我在前两趟车四次刷卡正确率只有50%的情况下继续选择这种方式呢,因为没有带钱。 https://t.co/HQau2nWc2z
今天第一次在杭州站体验了高铁同站换乘,第一程结束后拿着票走上楼梯从检票口进入候车大厅,然后找到第二程的检票口正常检票,五分钟之内可以搞定,非常方便。
妈妈一边走山路一边就掐了一盆山马兰头,凉拌一下好好吃。春天能住在江南真的很有口福。 https://t.co/HCXCtxeQ2A
五一假日在安吉玩,又遇到小时候经常遇到的一个方言梗。安吉方言里“玩”的说法是“嬉”,和上海话中“死”的发音相似。家里的安吉亲戚遇到上海亲戚时会说“来嬉啊”“要嬉大家一起嬉啊”,上海亲戚就会一阵苦笑道“一起嬉一起嬉”。
窗前榆树上的新客人 https://t.co/t9QRv0Jk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