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的国象老师是得过本市冠军的一个高中生,但是最近娃的玩心太大,而且各种棋局的难度也增加了,每次做练习他都有畏难情绪,导致老师都有点沮丧,教不下去了。其实我也不想再盯着他上课了,感觉他实在也没什么兴趣了,于是决定跟娃恳谈一番,希望他给个痛快话,谁知他强烈表示一定要学下去。😪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