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首席belay官说好下个周末重返岩馆,先从top rope开始。然后昨天夜里做了一整晚小心翼翼地爬墙的梦,惊出了一身汗。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