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爱别离,窈窈冥冥,昏昏默默 竟然是从去处前往来处,仿佛供果又返回枯枝 所幸一路行来,天南地北的客栈和明月 我都欠了债务,得去做苦役,一一抵还干净 ——雷平阳:来往 (也是时间逆行者……)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