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的沟通策略现在由直接沟通变成了分享些“奇奇怪怪”的诗歌… 比如,纪伯伦的“孩子”。我竟觉得很费解,她到底想要说的是啥… 我不属于她?
f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