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开阳台门晾衣,窗外雨声溅溅。立着听了一会儿,忽然闻到一缕不知名花香,微弱但确定。昏暗中满阳台绿植里搜寻一遍,却没找着源头。太冷,只得草草挂好衣服回屋了。
from